中国金州网

新闻资讯

当前位置:中国金州网 > 新闻资讯 >

按照Facebook的做法必须挖掘用户的数据

来源:中国金州网 作者:admin 时间:2018-09-28 12:02

  2009年夏天,布莱恩·艾克顿(Brian Acton)未能如愿成为Facebook的工程师,失落地走出面试间。
 
  8年后,艾克顿再一次从Facebook办公室离开,这次早已不是什么失意的程序员,而是亲手缔造了WhatsApp的创始人,和一名货真价实的亿万富翁。
 
  这一次,他拥有了上一次所没有的财富,却不知道为什么更加失落。
 
  实际上,这两个思路,存在根本性的区别。
 
  收会员费,WhatsApp其实一直是这么做的。一年一美元,属于一个象征性的收费。
 
  WhatsApp端到端加密,用户聊天记录后台根本看不到,整个技术栈的安全性很高;不仅这样,WhatsApp一直抵制挖掘用户数据放广告营收的诱惑,这在当下的互联网圈简直难能可贵。
 
  而Facebook的商业模式就是扎克伯格之前去美国国会听证会被问到“你们免费怎么赚钱”时给出的答案:参议员,我们卖广告啊。
 
  它旗下的所有服务全部都是免费的,但是他们仍然可以赚钱。简单来说,根据用户的属性和喜好来定制化广告,这样做不但广告展示一次可以赚钱,用户点进去的可能性更高,又可以赚一笔钱。
 
  问题就在于,按照Facebook的做法必须挖掘用户的数据,而对于出淤泥而不染的WhatsApp,这触碰了他们的基本线。
 
  收到艾克顿的离职信后,扎克伯格希望跟他谈谈。这曾经给过艾克顿一丝希望,他不知道老板要跟他说什么,一度天真地以为扎克伯格会给他一个妥协的交代。
 
  直到他发现办公室里还有另一个人:公司的法务。原来,扎克伯格只是要和他谈“遣散费”的事情。
 
  一瞬间,艾克顿回想起起了电影《社交网络》里,由杰西·艾森伯格饰演的扎克伯格遣散公司第一任首席财务官爱德华多·萨福林的那一幕。
 
  在收购的合约中,Facebook承诺如果在没有获得艾克顿和简·库姆同意的情况下“实施商业计划”,艾克顿可以开始行权当时作为收购款一部分的,价值8.5亿美元的Facebook股票,在4年内行权完毕。
 
  艾克顿没想到扎克伯格竟然一句话不说,看着法务当着他们的面玩文字游戏。这个律师告诉艾克顿,Facebook并没有真正“实施”商业化,只是在“尝试”。Facebook,从未真正的理解和支持他。
 
  1.WhatsApp:反目成仇
 
  艾克顿1996年加入雅虎,成为第一批员工。工作10年后他给自己放了一个假,而旅行归来后,他向访问量超越MySpace、登顶全球最大社交网站的Facebook投了简历。
 
  面试就被刷了下来。
 
  灼人的艳阳天里,失落的艾克顿在另一个社交网站Twitter上发了一条鸡汤,给自己打气。
 
  但他和Facebook的缘分并未结束。
 
  当年11月,艾克顿和雅虎的前同事简·库姆(JanKoum)一起创业了。他们的产品WhatsApp,随着iPhone和Android的诞生和移动互联网在全世界的快速普及,也迎来疯狂的用户增长。
 
  2012年,艾克顿和库姆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,署名是马克·扎克伯格,那个曾经拒绝他的公司年轻的创始人和CEO。
 
  两边不知道吃了多少顿饭,经过了多少轮谈判,到了2014年,艾克顿和库姆终于在价值190亿美元(一说160亿美元)的合同上签了字。
 
  坐在公司专门为自己团队置办的办公室里,艾克顿开始期待WhatsApp的新征程。
 
  他开心至极,一方面是因为自己身价暴涨,而这多亏了年轻的扎克伯格;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扎克伯格给予了高度自治权,承诺未来五年都不会拿WhatsApp赚钱。
 
  这在以商业化为第一要务,几乎所有产品和功能都在赚钱的Facebook,简直是奇谈。
 
  但蜜月终究没有延续太久。
 
  2017年冬天,艾克顿最后一次走出他在Facebook明亮的办公室,和已经不属于他的WhatsApp以及至今未能行权的8.5亿美元Facebook股票说再见。
 
  反目为敌。
 
  今年3月,在Facebook因用户数据丑闻而深陷漩涡时,艾克顿在他的推特账号上写道“是时候删除Facebook了”。
 
  新晋的亿万富翁对让他一夜暴富的老东家,竟能如此刻薄,这条推文引来一片哗然。
 
  这还不够,在沉默了大半年后,艾克顿在昨天《福布斯》发布的一篇文章中将所有对Facebook的不满彻底倾泻。
 
  他将离开归咎于和Facebook在商业化这件事上道不同不相为谋:艾克顿希望通过类似用户会员费的方式完成商业化;扎克伯格却越来越想要把WhatsApp装进整个Facebook广告业务,用户数据打通,开始给母公司贡献长期可预期的收入。
 
  都是商业化,怎么赚不是赚法?